金秋十月,品蟹吃蛤,且读苏东坡“蛤半熟而含酒,蟹微生而带糟”!

2022-10-5 16:47:17 | 发布人:蕉珴

  每年十月,都是大闸蟹极肥的时候。大闸蟹虽然鲜美无比,但因为肉质偏寒,很多人喜欢配以姜醋,用来驱寒。但是爱喝酒的人则喜欢以酒佐蟹,特别是喜好白酒的人,常会斟一小杯纯粮酿造,比如择地而生酒,一边细嚼蟹肉,一边小口品酒,美味入了舌尖,寒气却不会下肚,实乃无上的享受。


    而到了秋天,也是要赶紧抓住蛤蜊肥美的尾季,趁着还有好货,美美享受一把的时候。喜欢吃蛤蜊的人,也爱用上好的白酒来搭配,比如择地而生粮食白酒,先吸溜一块蛤肉入口,再呷一小口白酒,那滋味,神仙都羡慕。


说到品蟹吃蛤,不禁就令人想起了苏东坡。


    苏东坡是一个非常达观与幽默的人,自宋代以来,许多人都佩服他面对诸事的泰然自若,因为他总是能从失意中找到惬意,将不得志的时光过成神仙般悠然自得的好日子。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多少人的人生能够始终顺遂如意,苏东坡亦然,但他的特点是从不气馁,并且总是能够从吃吃喝喝的事情里找到舒心和快乐。


    有一段时间,苏东坡被贬谪到了黄州,日子过得辛苦,连日常蔬菜都很缺乏,他就因地置宜,自己在居住东边的土坡上开了一块小荒地用来种菜,每日翻土栽苗,浇水施肥,开心地干活儿,然后品尝自己亲手种出来的蔬菜,不但解决了吃菜问题,还从中获得许多美味的享受,生活条件因此好了许多。同时,他还以这种田园般淡泊的日子为雅意,自号“东坡居士”。


    苏东坡还曾被贬到过海南。要知道,宋代的海南还是一个满目荒疏的僻地荒岛,气候炎热,蚊虫成队,民风彪悍,不易管理,百官皆避之不及。但苏东坡到了海南没多久,就开心地给儿子写信,说海南的大生蚝简直太美味了,实在是人间不可多得的至尊美食,他还提醒儿子,“无令朝中士大夫知,恐争谋南徙,以分此味”,他对儿子说,可千万别把这个秘密说出去哦,要是朝中那些贪嘴的大臣们知道了,他们肯定会争先恐后地跟我争抢海南的职位,那我就没有海鲜吃了。


苏东坡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食家。


    美食家苏东坡不但会吃,还会烹饪发明,我们今天熟悉的东坡肉、东坡鱼、东坡肘子,应该就是他的杰作。而且除了种菜吃菜、烹肉煮鱼,苏东坡对美食与美酒的搭配,也颇具心思。在苏东坡的《老饕赋》里,他以一个资深吃货的经验写道:


“蛤半熟而含酒,蟹微生而带糟。”


    这意思是说,蛤蜊放在滚水里烫到半熟时,味道最为鲜美,吃的时候还要趁着蛤蜊肉在口中的时候,含一口酒,以酒配蛤蜊,实在好吃得不得了;而螃蟹在蒸的过程中,如果能在半熟之时往锅里放一点酒糟,出来的味道就是最好的。

    当然,现在的江河湖海肯定与宋代时期不同,会比古代多了许多寄生虫污染,所以不建议大家学苏东坡吃半熟的蛤蜊。但自己在家中备一瓶纯粮酿造的择地而生酒,用来搭配蒸煮得全熟的蛤蜊和大闸蟹,则是极好的享受。


    虽然苏东坡并未在《老饕赋》中写明他用来吃蛤蜊和螃蟹的究竟是什么酒,但以一个老饕的精明品位来讲,那必定是好酒无疑。如果要在当代寻觅一款能够配得上《老饕赋》的好酒,择地而生粮食白酒绝对当得起这份荣耀!


    好了,话不多说,伙伴们,蒸蟹,煮蛤,上酒,一起开动吧!